• 小李总是制造要分手的声势。我想,你分,我就接手。其实我就是笃定她不会分。

    小疼总是制造要当尼姑的声势。我想,你去,我一定去。其实我就是笃定她不会去。

    小逃总是制造自己很纯情的声势。我想,你纯,我就是处。其实我就是笃定她不纯。

    姑娘们都和我一样,一个人住。交完最后一个季度的房租,我在想,三个月后我是继续一个人住还是回家大团圆呢?